天山網訊(記者宦朝偉報道)“光棍苦,衣服破了沒人補;光棍樂,一個人吃飽,全家不餓。”這句頗具調侃意味的話,形象的說明瞭單身一族生活的兩面性。在當代年輕人的婚戀觀念中,傳宗接代延續香火已然不再是“脫光”的唯一理由,只有在單身時光里,享受完悲喜自知的人生體驗,資深光棍們才會萌生組建家庭的渴望。
  快樂自由的單身生活
  “自由是單身者最大的快樂。”隻身在新疆庫爾勒市打拼的王城(化名),從學校畢業參加工作算起,已經做了7年的快樂單身漢。王城說,他對“一個人”的日子很享受,自由自在的生活遠比其他更能讓人感覺快樂。
  王城所吹捧的自由,對許多奉行單身主義的年輕人而言,確實存在不小的誘惑。在王城的世界里,除了工作時必須要與人接觸外,其餘時間他更喜歡安靜的“宅生活”。自己一個人看看電視、上上網,就是他最大的享受。王城告訴記者,周末的休閑時光,他基本上都是在家窩著,沒什麼事兒一整天連們都不出。雖然略顯頹廢,但那份輕鬆卻是如假包換。
  和王城的“宅”不同,李龍(化名)的單身生活則顯得熱鬧了許多。在社區工作的他,是一個很喜歡自由和熱鬧的人。為了追求一種絕對的自由,李龍非但沒有找女朋友,而且還自己租了房子享受他的“一人世界”。說起單身的自由,李龍的話匣子瞬間開啟。他說,單身漢們有著別人羡慕不來的自由。首先是上、下班晚點沒有人管,也不用擔心家裡還有一個人在等著你;買東西時,遇到喜歡的付錢就可以,不用擔心還有一個人要分享;最重要的是,出去玩的時候,自己想去哪裡都可以,還不用總擔心有人打電話叫你,什麼時候玩盡興了什麼再時候回家。
  “儘管單身的自由獨具魅力,但一個人久了,也難免會生出孤獨寂寞之感。”王城說,前些年,他為了生存四處奔波,就想有一天能做一個快樂單身主義者,現在他漸漸安定了下來,也實現了他的目標。自由得久了,他感到了一絲寂寞。
  單身背後的寂寞無奈
  “笑話,孤單著怎麼能快樂!”和王城這些抱著享受單身心態的年輕人不同,在塔河油田工作的張力(化名),則是屬於被迫單身的群體。
  老家在會寧縣郭城鎮的張力,2008年來到新疆後就一直在油田井隊的機房裡觀察發電機運轉情況。雖然連著上兩個月的班,就能享受15天的休假,但張力還是覺得很累。“這種累不是身體上的,而是情感的空虛。”張力說。
  張力所在的井隊一共有50多個人,這些人除了休假,整日就是黑白兩班的重覆工作。而張力所負責的機番就他和同事兩個人在看管,所以宿舍里永遠只有一個人。被同事從工作崗位上替換下來,張力能做的事,只有看看電視、玩玩手機。最開心的事情,就是和井隊上的工人們一起喝喝酒、聊聊天。
  在張力看來,自由對他已經不再重要,他更渴望擺脫這種過分的自由所帶來的孤獨與寂寞。張力最近換了新同事,原來張掖的那個小伙子在今年5月回家探親時,讓家人給介紹了個對象。結果回到井隊,小伙子天天“煲電話粥”,一個月光電話費就近400元,最後實在受不了,幹了才一年多就走了。
  寂寞是單身者或多或少都有過的無奈。雖然單身者的寂寞程度各有不同,排遣方式千差萬別,但寂寞在單身群體中的廣泛存在,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。
  “從上學起就一個人,換了好幾個地方。現在在這,我無依無揮星茲耍胗懈瞿芩禱埃嫦肽芘惆槲業娜耍遣瘓褪羌衣�?”不好意思地說,由於工作性質的關係,他接觸女孩子的機會很少,所以他也不可能在婚後經常陪在愛人身邊。所以,張力心中的另一半一定要對他足夠包容,當然他也會給未來的妻子盡可能多的關心和呵護。現在的他迫切希望組建一個家庭,感受一份來自家的溫暖。
    渴望幸福的單身一族
    中國有句古話: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。單身男女到了最後,難免還是要組建一個家庭。
    “找一個最愛的深愛的想愛的親愛的人來告別單身。”就像林志炫在《單身情歌》中深情演繹的一樣,單身的快樂和無奈之後,剩下的就是期待中的幸福了。2009年大學畢業的馬莉(化名),和男朋友因兩地相隔而分手後,就一直單身到了現在。三年的單身時光,讓她對婚姻有著無比強烈的渴望。“我不要在一個人承受悲傷了。”馬莉說,一個人的時候沒有傾訴對象,世界靜得猶如一座空番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插上耳機聽著音樂入睡。隨著年齡的增加,來自父母方面的壓力也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。現在,馬莉不要求浪漫,只需要一個溫暖的肩膀。
    2009年畢業的楊凡(化名),已工作了一年,始終沒有找對象。“婚姻是人生的大事,雖然也渴望組建一個家庭,但現在年輕夫婦閃婚閃離的太多了,讓我心有忌憚。”楊凡說,他希望能夠談一場不少於一年時間的戀愛,和女朋友在交往中能有一個詳細的瞭解,成就一場對雙方都負責的婚姻。“和單身生活相比,能和對的人在一起,就算是吵架也是一種幸福。”楊凡說。  (原標題:庫爾勒:讓人愛與憎的光棍生活)
創作者介紹

2406

crysnyr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